U.C.0079/01/14 10:00(GMT)

​​“这不是悉尼的灾难,不是澳大利亚的灾难,甚至不是地球的灾难。”梅尔医药公司(Mel Pharmaceutical),为援澳医疗队提供医用物资的公司之一,其负责人霍默·V·甘瑟说。

澳大利亚人几乎习惯了每年年末起始,肆虐至次年2、3月份的山火,浓烟与灰尘如同死神的披风,在他们头上浮动。

然而,四天前,另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了南半球的上空。沉重的压力让阴影下的每一个人都丧失了理智。据初步估计,全球范围内因急于逃离从宇宙中传来的亡命威胁而引发意外事故受伤或身亡的人数已超过三十七万四千名,而悉尼,拥有大量水、动植物、矿产等资源,澳大利亚人口最稠密的城市,已经从我们的地图上彻底消失了。

失去通讯在如今这个时代实在难以想象。大地陷入沉默,天空充满不安,夜晚不再能给人们带来甜蜜的梦,白日的每一秒都是漫长的煎熬。

度过了最初的几个小时,我们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既不是呼救,也不是咒骂,而是绝望催生出的浓浓叹息。

“我们失去悉尼了。”

地震、海啸、大火,生命的气息在眨眼间被扼绝。从盘旋于空中的直升机上向下看,澳洲东南海岸凹下去了一个可怖的坑洞,海水倒灌入城市,像一块巨型流心奶酪被重拳砸塌了边。

疑问随即出现。

“我们谈论的是真正的战争吗?”一位穿着睡衣靠在树干上休息的男子反问道。伍伦岗的绿石公园本是附近社区里的孩子们玩乐的小天堂,现在塞满了帐篷、简易板房、无家可归者和踩扁的矿泉水瓶。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只是用那双蓝如大海的眼睛冷漠地注视着四周走动喧哗的人们。

“我曾经是联邦的军人,”他挽起衣袖,展示结实的手臂肌肉,很快就放下了,“那又怎么样?我不想去救人。你知道悉尼的人口有多少吗,三年前的数据是八千六百多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对,我就要躺在这,联邦和吉恩都去死吧。”

不远处,身着联邦军服的士兵们正在从运输车上卸下物资。伍伦岗毗邻悉尼南部,受灾严重。蔡斯,绿石公园管理处的女负责人,承担起了协调物资、处置避难人员的工作。蔡斯告诉我们,政府第一时间组织了力量前来救援,许多民间团体也纷纷送来援助。她的嘴唇干得起皮,但精神十足,“急需饮用水和食物,现在是夏天,万幸,至少不会有人被冻死。”

树下,那名曾经的军人脸上露出不寻常的微笑,说:“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山火了。”

梅尔医药公司的制药厂自得知噩耗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停止过运转。霍默多日没有剃须,血丝布满他的双眼,下垂的嘴角显出疲态,他坚定而快速地说:“这是全人类的灾难。”


设定考据:ARCHER

责任编辑:Thinker_Mike

配图:Kz、青木和介

文章作者:Lynx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